山东试点外卖购药刷医保,O2O将与实体药店平分秋色?

21世纪药店时间:2022-01-06 14:48:52
【导读】 继浙江试点外卖购药刷医保后,又一个医药大省加入这条赛道。  12月29日,山东省德州市、滨州市、日照市同时启动了外购购药刷医保上线仪式,作为该省首批试点,三地分别有28家、88家、105家药店纳入进来,此外该省其他地市也已启动这项服务的准备工作,未来将陆续推进上线。  据了解,山东首批试点是与饿了么及支付宝合作开通的,这与浙江试点的合作平台是一样的。随着医保电子凭证全国推广应用工作逐渐收尾,外卖购

继浙江试点外卖购药刷医保后,又一个医药大省加入这条赛道。

 

  12月29日,山东省德州市、滨州市、日照市同时启动了外购购药刷医保上线仪式,作为该省首批试点,三地分别有28家、88家、105家药店纳入进来,此外该省其他地市也已启动这项服务的准备工作,未来将陆续推进上线。

 

  据了解,山东首批试点是与饿了么及支付宝合作开通的,这与浙江试点的合作平台是一样的。随着医保电子凭证全国推广应用工作逐渐收尾,外卖购药刷医保在软硬件方面都具有良好的基础,浙江率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试点,试点的范围不断扩大,为业界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这次医药大省山东的“跟进”,具有重要的意义。就药店数量来看,山东拥有近4.5万家药店,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排在广东、四川之后,而且作为全国医保电子凭证首发地,山东医保电子凭证的普及率一直走在全国前列。截至目前,山东省16市实现了医保电子凭证应用全覆盖,全省医保电子凭证激活人数5400多万人。随着开展这项服务的药店越来越多,将对药店的业务模式产生巨大的变化。

 

  医药O2O在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式增长,其虽不增加实体门店的铺租、水电等成本,但需要支付平台费用、配送费等,且为了争夺流量,价格战打得比实体店更狠,导致获利较微或无利可图,甚至亏损,但2021年加入这赛道的药店有增无减,因为这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

 

  如今,6家民营上市连锁不但是“扩军”的主导力量,也是拓展O2O业务的“旗手”,今年上半年,一心堂和老百姓涉足O2O的门店分别为7298家、5831家,而大参林也超过5000家。

 

  药店的O2O业务不但占比迅速上升,销售增速也比较快。1-6月,一心堂的O2O业务占整体电商业务销售额的78.33%,而漱玉平民的O2O业务同比增长高达182.9%。

 

  长O2O“火”势越来越猛

 

  疫情改变了消费者的购药方式,加上国家和地方纷纷出台政策支持药店开展“网订店送”业务,随着医药电商的暴发,解决最后一公里的O2O地位相应飙升。

 

  一直致力于在O2O领域耕耘的叮当快药,近几年的快速成长有目共睹:2018年5.85亿元、2019年12.76亿元、2020年22.29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7.80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95.2%。截至今年6月8日,叮当快药共获得7轮融资,最新一笔为2.2亿美元。

 

  从一开始,仁和集团董事长杨文龙就看好这条“赛道”,创立了叮当快药,打出“28分钟送药上门”的旗号,至今已在全国14个城市开出302家门店。如在香港成功上市,必将掀起新一轮的扩张。

 

  据了解,2020年底全国已开展O2O业务的药店超过15万家,大连锁中的海王星辰的O2O动作无疑最大,目前老百姓、益丰等电商业务一年的营业额为几亿元,而海王星辰却在较短的时间内提升到三十亿左右。

 

  在抢占“地盘”方面,国大和六大民营上市连锁已经领先,假如未来O2O成为竞争的主赛道,海王星辰就有希望实现“弯道超车”。

 

  今日资本的总裁徐新认为,在解决用户痛点方面,实体药店有自身的优势,由于一些政策因素的限制,使药店得到一段“保护”时间,实体药店应该在这段时间内尽快把O2O做起来。

 

  除了尽可能增加引流渠道,一心堂、健之佳、怡康等大连锁还推出了自己的APP。对益丰来说,O2O不只是业务的增量,而是与B2C形成双引擎的发展战略。在老百姓“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生态圈的构建中,O2O成为关键的一环。

 

  为了尽量引流,大部分连锁都与美团、饿了么、京东到家等平台巨头合作,尽管自建平台的引流效果不理想,可为之所作的努力有增无减。

 

   “烧”多少钱的难题

 

  医药电商大都是“烧钱”做起来的,发展的过程也是不断融资的过程,“烧钱”是因为拼价格,直至现在这仍是主要的竞争手段。这意味着发展得越快,“烧”的钱越多。

 

  叮当快药的招股书内容显示,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毛利率分别为41.1%、36.8%、35.6%、30.4%,毛利率下降主要由于成本的增长率高于收入的增长率。2019年叮当快药亏损2.74亿元,2020年亏损9.20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亏损7.64亿元。由此可以看出,为了达成尽快抢占市场的目的,其投入之大非一般连锁药店所能承受。

 

  是自建渠道还是对接平台,多数的药店选择了后者,有实力的则是采用多种模式。本报的调研结果显示,目前做O2O能够实现盈利的药店寥寥无几,即使盈利其利润贡献也是很小,更多的是亏损。既然不得不做,究竟投入多少才合适,这是一道难题。好药师市场总监张丁丁指出,做O2O一定要有长期的规划和长期投入的心理准备,要保证资金链上的连续性。

 

  虽然O2O逐年的增势喜人,但如想藉此在短期内获得较多回报并不现实。O2O的模式也不是一成不变,将从线上购物线下服务转向全渠道化方向发展,即提供全方位的销售渠道和服务、实现闭环的新业态。

 

  从表面看,大连锁都在加大O2O业务的拓展力度,但实际上同时也在构建核心的竞争力。早在2016年,益丰就投资1.5亿元建设CRM信息系统、益健康APP、员工通APP等,意在加强与顾客的沟通,提高黏性,实现药事服务的闭环管理。

 

  药店的O2O与其他物流不同,主要满足于3公里内的医药、健康产品需求,且对时间配送要求相对较高,可是需求量却相对较低。对于中小连锁而言,由于不具备与大连锁竞争的实力,不宜过多投入。

 

  机遇与风险

 

  药店O2O的发展趋势表明:在国家与地方支持“互联网+健康医疗”的大背景下,医院处方外流、线上医保支付、国家谈判药品“双通道”等利好政策都会直接或间接推动O2O的发展,O2O有可能在将来与实体门店销售平分秋色或超越。

 

  在扩张门店的跑道上,大连锁的优势明显,特别是国大和民营上市连锁,每年新增门店少则几百,多则上千,其他连锁难与之抗衡,但在O2O的跑道上还有机会。

 

  据了解,有的连锁虽然门店规模不如上市连锁,但电商业务也做了一年几亿的规模。做电商与开实体店不同的是,目前自建网络尚处于初级阶段,主要借助外力和投入,规模扩张得越大,代价越高,可是有了规模优势并不等于有可观的盈利,而且这些流量并不属于自己。更何况京东、阿里等大平台也在向药品零售领域扩张,从这个角度来说,存在一定风险。

 

  那么,药店应该如何抓住机遇,规避风险呢?

 

  在赛道相同、流量相差悬殊的情况下,药店只有打造与之配套的专业服务,如老百姓O2O销量的大幅提升是通过品牌产品推广及专业服务,才能确立自己的优势。虽然在资本驱动下医药电商的初级阶段是“烧钱”大战,但价格战不可能持续,因此药店的O2O之战是一个从防守、相持到反攻的过程。

 

  就药店之间的竞争而言,不管愿不愿意、实力大小,都是一场不得不打的“战争”,因为不打的结果就是可能“出局”,应战还会有生机。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