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终端”大爆发!药师帮、叮当快药获高额融资!

医药经济报时间:2021-06-16 11:57:00
【导读】 6月15日,医药互联网平台“药师帮”宣布完成新一轮2.7亿美元的融资,参与此轮融资的有珠江投资、百度、阳光保险、松禾资本、广州基金及某国家主权基金。无独有偶,6月8日,医药电商“叮当快药”获战略投资,领投机构为奥博资本、鸿为资本、TPG亚洲基金,融资金额2.2亿美元。  药师帮和叮当快药获高额美元融资在业内外引发热议,也表明了资本市场对院外线上买药的“第四终端”模式的关注度不断提升。  获资本市场

6月15日,医药互联网平台“药师帮”宣布完成新一轮2.7亿美元的融资,参与此轮融资的有珠江投资、百度、阳光保险、松禾资本、广州基金及某国家主权基金。无独有偶,6月8日,医药电商“叮当快药”获战略投资,领投机构为奥博资本、鸿为资本、TPG亚洲基金,融资金额2.2亿美元。

 

  药师帮和叮当快药获高额美元融资在业内外引发热议,也表明了资本市场对院外线上买药的“第四终端”模式的关注度不断提升。

 

  获资本市场关注与认可

 

  据了解,药师帮获新一轮2.7亿美元融资,持续赋能药品产业链升级。在已完成用户规模化及线上交易规模化的基础上,药师帮本轮融资所获资金将主要用于履约全环节的技术升级,持续提升用户体验;药企院外市场数字化营销系统的迭代与建设,以及药店和诊所专业服务场景的数据共享平台建设。

 

  药师帮创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医药智慧供应链的综合服务平台,致力于解决问药、购药、用药等医药公司日常业务方面的痛点问题。2018年,在腾讯、阿里等巨头的带动下,B2B交易平台融资事件达到184次。同年药师帮同样发展迅猛,成为了国内活跃用户规模第一的医药B2B平台。而2020年下半年以来,其药品B2B交易平台已经引入药企直供独家品种1000+。截至2020年12月,药师帮覆盖采购终端35万+,月活跃比例高达70%。

 

  加上此次获2.7亿美元融资,药师帮已完成6轮融资。2018年12月,药师帮宣布完成1.33亿美元D轮融资,由老虎环球基金、H Capital和DCM参与;2018年6月,药师帮宣布完成C轮系列总额4.2亿人民币的融资,其中C1轮由顺为资本领投,松禾资本和高捷资本跟投,C2轮由DCM资本领投,SIG跟投;2016年底,药师帮宣布完成1.1亿元B轮融资,由松禾和复星领投;2016年4月完成A轮7100万元融资;2015年5月,药师帮完成Pre-A轮1000万元融资。

 

  同样获得资本市场认可还有被称为“外卖式”医药电商叮当快药。公开资料显示,叮当快药是一款基于O2O的医药健康类互联网产品,由仁和集团董事长杨文龙于2014年9月创立。在成立的7年时间里 ,叮当快药已经获得7轮融资,累计融资额超过30亿元,主要投资机构包括同道资本、软银中国、泰康人寿、TPG亚洲基金等。

 

  对于本次2.2亿美元的融资,叮当快药创始人兼董事长杨文龙表示:“借助本轮融资,叮当快药将推进实施‘医+药+险’的健康到家战略。” 在送药上门等O2O模式服务上,相较于阿里健康等平台,叮当快药在派送速度有明显的优势。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叮当快药已覆盖10大核心城市,自营药店超300家,服务范围6000平方公里以上。从配送时间来看,行业平均送单时长达50分钟左右,叮当平均送单时长24.85分钟,把“快”打到极致。

 

  在“在线医疗+医药电商+健康保险”领域布局中,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在科技和流量方面优势明显,但在急速送药方面不及叮当快药;平安健康优势在保险,缺乏电商基因;叮当快药优势在核心区域28分钟送到,但自营药房和配送带来巨大成本。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虽然刚刚获得2.2亿美元融资,叮当快药仍需不断巩固自身优势,才有可能在互联网健康领域站稳脚跟。

 

  业内普遍认为,医药电商频频获融资,很大的原因是资本市场看好未来的院外市场发展趋势。

 

   “第四终端”进入发展快车道

 

  2020年以来,叠加疫情影响,医药分开、医院处方外流明显提速,处方药院外市场持续扩容。疫情让医药电商和互联网医疗服务得到了一次真正“试炼”,正在成为中国医药流通和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高速发展增长的医药电商受到疫情的催发,“第四终端”持续被看好。

 

  米内网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三大终端六大市场药品销售额达16437亿元,同比负增长8.5%。零售药店终端在三大终端中受疫情影响最小,恢复较快。数据显示,零售药店终端市场2020年销售额达4330亿元,同比增长3.2%。零售药店终端包含实体药店和网上药店两大市场。其中,2020年网上药店销售额达243亿元,同比增长75.6%。

 

  近两年院外线上平台“第四终端”得到了蓬勃发展,这离不开医药市场对院外市场的支持。在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销售处方药在政策层面有了较为明确的支持,这让资本也看到了新方向与希望。而因新冠疫情等影响而进入“爆发收获期”的互联网医疗,再度迎来了政策端的进一步松绑和倾斜。

 

  2020年以来,因疫情防控需要,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部门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大力推动互联网医院发展。例如,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工作的指导意见》,支持符合规定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对线上、线下医疗服务实行公平的医保支付政策。该指导意见的出台不仅将推动互联网医疗的发展,还将不断加强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变现能力。

 

  国务院办公厅于4月15日发布的《关于服务“六稳”“六保”进一步做好“放管服”改革有关工作的意见》中提出,“在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的前提下,允许网络销售除国家实行特殊管理的药品以外的处方药。”

 

  在上述文件发布一周前,海南已推出新政策。4月8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发布《关于支持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放宽市场准入若干特别措施的意见》,其中提到以海南作为全国放宽市场准入试点,推出22条特别措施,其中就包括支持海南开展互联网处方药销售,允许建立海南电子处方中心,且是全国首个独立运营的电子处方中心,此举也被认为是互联网处方药销售的破局之举。

 

  伴随着政策的利好与市场规模的扩大,医药电商不断得到资本青睐。虽然医药电商广阔的市场前景吸引了不少参与者,但有资深业专家认为,医药电商只解决了售药的便利性,并没有提供专业的用药指导能力,尤其是在处方药领域,这是其未来需要不断建设和攻克的方向。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