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这些中药大品种被重点监控

赛柏蓝时间:2019-09-19 19:36:45
【导读】 截至目前,全国范围的三级公立医院落实绩效考核方案,限制辅助用药使用,与此同时,已有多地出台地方版重点监控目录,其在国家版的基础上扩充品种数量,覆盖了不少中药品种。这表示,无论是化药还是中药,进入目录,将马上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落地执行,直接被大批医院限制使用,影响巨大。▍海南省公布重点监控目录,涉中药品种目前,已有多省及时响应,要求制定本省、并督促本省各医疗机构制定重点监控目录,除了国家版重点监控目

截至目前,全国范围的三级公立医院落实绩效考核方案,限制辅助用药使用,与此同时,已有多地出台地方版重点监控目录,其在国家版的基础上扩充品种数量,覆盖了不少中药品种。

这表示,无论是化药还是中药,进入目录,将马上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落地执行,直接被大批医院限制使用,影响巨大。

▍海南省公布重点监控目录,涉中药品种

目前,已有多省及时响应,要求制定本省、并督促本省各医疗机构制定重点监控目录,除了国家版重点监控目录的20个化药/生物药品种,多个中药品种也涉及其中。

近日,海南省卫健委发布了《第一批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

与国家版第一批目录相对比,赛柏蓝发现,第一批20个药品全部纳入其中,此外还包括脾多肽注射液、复方氨基酸注射液、红花黄色素注射剂、银杏达莫注射液、脾氨肽口服冻干粉、二丁酰环磷腺苷钙注射剂、胎盘多肽注射液、小牛脾提取物注射液、疏血通注射液等10个药品。

文件表示,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在省级目录基础上,形成本机构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各医疗机构的目录应在《目录》印发后的10个工作日内,主动以政务公开、院务公开、官方网站公示等形式向社会公布本地区、本单位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要报省卫生健康委备案。

与陕西省和山东省规定比较类似,海南省发文表示:

对于中药,中医类别医师应当按照《中成药临床应用指导原则》《医院中药饮片管理规范》等,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开具中药处方。

取得中医类别以外医师资格并注册在三级医院执业的,且在院校教育和毕业后教育接受过中医学课程学习的,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

基层医疗机构全科医师和乡村医师可以开具常见病、多发病的常用中成药处方,也可以延续使用中医师开具的中成药长期处方。

▍多地下发目录,中药纷纷中招

截至目前,据赛柏蓝不完全统计,已有山东省、陕西省、河北省等地发布了重点监控目录,国家版的20个品种基本均被纳入目录中。

业内曾有观点认为,由于这些品种在政策上早已开始监控使用,对产品销售的负面影响已经体现,从销售额来看,20个品种在各地的管理趋严,整体呈现下滑趋势。

随着重点监控目录的不断推进执行,有研究机构预计下一批可能为中药目录,治疗范围或主要为心脑血管(红花黄色素、参脉注射液、血栓通等)、肿瘤辅助与清热解毒(喜炎平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各地下发的扩充版目录中,已涉及到不少中药产品。

举个例子,山东省不少地区也随之下发本地的重点监控目录,基本都扩大了品种的覆盖范围。其中,红花黄色素注射剂、参芪扶正注射液、参脉注射液、喜炎平注射液等多个中药注射剂品种位列其中。

以中药品种参脉注射液为例,资料显示,其主要功效为益气固脱、养阴生津、生脉。其市场用药规模曾超46亿元。据了解,参脉注射液由正大青春宝、神威药业、大理药业、华润三九等多家药企进行生产。

曾有数据显示,该品种在2015年~2017年两年内被监控次数高达12次,限制了未来的进一步增长。

▍北京市发文,限制辅助用药使用

9月17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官网显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方案发布》。文件显示,在收支结构一项,辅助用药收入占比定量考核,计算方法=辅助用药收入/药品总收入×100%。

该政策起源于1月30日,国务院印发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文件明确,2019年6月底前各省份要出台具体实施方案。明确部门职责分工,各地可以制定部门或机构代表公立医院举办方和出资人,对三级公立医院实施绩效考核。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安徽、江苏、广东、四川、山东、河南、新疆、天津、青海、云南、辽宁等省市发布实施方案。

也就是说,随着国家版重点监控合理用药目录、省级版目录的出台,控制辅助用药占比将更具有针对性,而绩效考核方案已在全国范围内落地,进入目录的药品将在大批三级医院面临使用限制。此时,进入目录的中药也面临同样的境况。

▍各家药企,作出改变

虽然国家尚未出台第二批中药版重点监控目录,但中药注射剂被限制已是业内普遍的共识。

相关企业已经纷纷着手转型,相比普通的药企,他们积累了比较大的原始资本,拥有完善丰富的销售网络和政商资源,未来的发展值得期待。

华润三九曾在其2018年年报中表示,处方药业务中配方颗粒业务增长较快,中药注射剂产品在政策压力和招标降价影响下表现低于预期。在医保控费的大环境下,中药注射剂品种销量均有下滑,公司中药注射剂品种的销售和推广也面临困难。

经过几年来的逐步调整,原在处方药业务占比较大的中药注射剂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逐步下降,报告期内,中药注射剂产品占营业收入的比重约为7%。

大理药业在其2019年年报中表示,近两年来,药品相关政策频出,行业格局发生巨大变化。公司主营业务主要以大小容量注射剂,特别是中药注射剂为主,这在现行大环境下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和风险性。

为此,公司协助专业学会组织国内外专家对企业相关产品进行学术研讨、交流、临床研究,使临床用药回归价值导向,对临床医师形成良好的学术影响。

如果说各地发布的重点监控目录以“目录”的形式确定了品种,那么全国范围内落地执行的绩效考核方案,将直接通过绩效指标的方式将品种监控落地执行,只要进入目录,中药也无法幸免,将直接被大批医院限制使用,影响重大。

重点监控目录,迎来了再一次重击。


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