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轮“4+7”大概率品种主动降价开始 最大降幅93%

E药经理人时间:2019-06-19 22:10:01
【导读】 第二轮带量采购热门品种阿那曲唑片近期在各地降价。原研药、过一致性评价品种和未过评品种均出现在降价行列中,其中最大降幅达到93%,价格战已箭在弦上。6月14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中心公示了一批降价药品,其中包括第二轮“4+7”预测品种阿斯利康的阿那曲唑片,而就在四天前,重庆市的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企业申报价格公示中,同样出现了该品种,此前该品种在山东省的挂网价为452.86元一盒,此次在两地都下调至419

第二轮带量采购热门品种阿那曲唑片近期在各地降价。原研药、过一致性评价品种和未过评品种均出现在降价行列中,其中最大降幅达到93%,价格战已箭在弦上。

6月14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中心公示了一批降价药品,其中包括第二轮“4+7”预测品种阿斯利康的阿那曲唑片,而就在四天前,重庆市的抗癌药专项集中采购企业申报价格公示中,同样出现了该品种,此前该品种在山东省的挂网价为452.86元一盒,此次在两地都下调至419.13元。

虽然该药在中国上市十余年间一直在保持极小幅度的降价步调,但在这个时刻打出约9折的价格,是否意有所指?

1、热门品种降价

5月14日,米内网一篇报道指出,在即将到来的第二批带量采购中,阿斯利康有两个品种在2017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较高且已有企业过评,较大几率被纳入。其中一个品种便是阿那曲唑片。

目前,国内获得阿那曲唑批文的有扬子江、重庆华邦、浙江海正和浙江万晟四家,其中,仅扬子江药业的阿那曲唑片在3月刚刚通过一致性评价,成为首家过评企业。

米内网显示,2017年阿那曲唑片近90%的市场由原研企业阿斯利康占据,终端价格此前一直维持在500元左右,扬子江药业的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二,但仅为8%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6日黑龙江药品集中采购网公示的信息中,浙江海正已将阿那曲唑片的价格由108.34元大幅降至7.5064元,目前公示期已过,对于海正进行93%幅度的降价还未有更新的消息,目前针对这一幅度的降价,E药经理人还在核实中。海正药业正在对阿那曲唑片进行一致性评价补充申请,目前正在审评审批中,cde承办日期为2019年1月21日。

与此同时,另外3家国内企业扬子江药业、重庆华邦和浙江万晟药业进行了10%左右的降价,如扬子江药业将此药价格由146.4元降至138元。

作为二轮“4+7”的预测品种,阿斯利康也显示了其对该药品的重视,4月24日阿斯利康对重庆华邦的阿那曲唑片发起了专利诉讼,而这一诉讼也可能影响未来的市场格局。

米内网数据库显示,阿那曲唑2017年的公立医院终端销售为10.43亿元,市场增速高达29.19%,未来的发展潜力十分巨大。

而阿斯利康另一个可能进入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药品为喹硫平片,其2017年公立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同样超过10亿元,阿斯利康占据超40%市场份额,目前洞庭药业的产品已过评,仿制与原研价差约在4倍。

黑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网公示的降价信息

2、政策追随者

这几年,阿斯利康在中国市场上,一直紧跟政策步调。

易瑞沙这一在欧美市场表现不佳的药品,由于亚洲人种EGFR突变率更高,因而易瑞沙更适用于亚洲人群。其近两年在中国市场上表现不错,销售额达到数亿。

自2016年原卫计委组织国家药品谈判起,阿斯利康便紧跟政策走向。首轮国家谈判仅有三个药品谈成,阿斯利康的易瑞沙便以半价通过谈判进入医保。通过医保谈判,易瑞沙也实现了放量。

两年后,国家组织首次国家级的集中采购,阿斯利康的易瑞沙再次大幅降价,以几近上市初一折的价格中标,成为此次“4+7”中少有的外资原研药,甚至低于当时的仿制品价格。

阿斯利康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易瑞沙的销售收入1.34亿美元,增速高达13%,这主要来自于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美国市场由于泰瑞沙的扩张,易瑞沙几乎没有销售额。

但另一品种瑞舒伐他汀落标,公司认为,2019年第一季度瑞舒伐他汀在中国地区的销售额下降6%至1.37亿美元,部分原因在于该品种未能成功进入“4+7”带量采购,而受此政策影响,公司未来在中国的销售额无法保持持续地高速增长。

米内网援引业内人士观点称,阿斯利康对易瑞沙制定了一个精准、强大的销售策略,即通过进医保,带量采购中标来保持市占率,再把新上市的泰瑞莎和易瑞沙捆绑销售,或许这也是阿斯利康肯大幅降价的原因。

而目前国内EGFR突变肺癌患者较多见的治疗方法是首先使用易瑞沙、凯美纳等一代靶向药,耐药之后如果有T790M突变,再使用第三代靶向药泰瑞莎。一项针对肺癌患者选择靶向药的问卷调查显示,过半的患者会首先使用一代靶向药,耐药后再使用三代靶向药,而原因则在于他们认为这种方式可以带来更长的生存期,同时担心直接使用三代靶向药,耐药后无药可用。但同时也有接近一半的患者选择直接使用三代靶向药。

另一位业内人士对E药经理人表示,近年过期原研药降价的原因也在于中国审评审批速度加快,创新药、仿制药竞争激烈,同时外资药企希望过专利期的原研药尽早实现放量。

3、“4+7”影响持续

去年4+7中,25个品种中标,平均降幅达到52%。

今年3月底4月初4+7在11个城市陆续落地。但4+7对药品价格带来的影响还在持续。除了第二轮的预测品种外。第一轮降价引起的价格战正酣。

阿斯利康的易瑞沙降价70%中标,547元的中标价格是当时齐鲁仿制药的三分之一左右,原研的降价幅度超出不少人预期。

紧随随后,齐鲁制药的仿制品在各地纷纷调整挂网价,达到498元,再次低于原研药,这一价格已不足原研上市初期的10%。

此外,此前广受关注的格列卫近期也在降价。来自江苏豪森的仿制药在4+7中以623.82元的价格中标。今年4月,原研药格列卫在不少省份调整价格,由9998元降价为7182元。而其他仿制药,例如正大天晴、石药欧意近期的挂网价格也在持续走低,目前价格已经接近豪森的中标价。

IQVIA的一份报告也指出,大多数原研药和仿制药价格差距明显,超70%的原研药单价高于中标价一倍以上,绝大多数品种的原研药和中标药价差增大,原研药降价压力巨大。

但该报告同时也指出,试点品种在总体上实现了仿制药市占率提升,但原研占有率依然很高。但可以预见的是,不仅原研药要降价,仿制药也要降价。

报告认为,跨国企业应根据产品的竞争形态、市场份额、价格差来制定不同的应对策略。市场份额较小的原研药,应保持原来的价格水平,通过保价来确保利润。市场份额高的原研药,需要降价保量,或者保价保利润的策略。跨国药企的决策周期较长,面对带量采购的冲击,企业应该尽早综合评估在中国的机会风险,制定灵活的应对方案。而中国本土企业将进一步分化,创新企业、大型企业以及成本把控能力强的企业将进一步做强做大,相比之下,小型企业若没有应对措施,将会面临被淘汰的境地。

报告预计,未来在带量采购的冲击下,小型企业的并购或联盟将会非常频繁。

原标题:93%降幅再现!第二轮“4+7”大概率品种主动降价开始



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