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还是坚守?集采后外企在华战略遭遇新拐点

医药经济报时间:2022-04-14 11:08:37
【导读】 4月1日,跨国药企第一三共宣布,与复星医药子公司重庆药友制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中国大陆地区可乐必妥片剂、可乐必妥注射剂的生产销售权,以及生产该制剂的第一三共制药(北京)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经过前五批化药集采后,外企中标品种数约为27个,占比仅为3.8%。再加上省际联盟集采政策的稳步推进,集采市场呈现仿制替代原研的市场变革,专利过期原研药呈现出典型的“专利悬崖”现象,基本符合推进

4月1日,跨国药企第一三共宣布,与复星医药子公司重庆药友制药签署股权转让协议,转让中国大陆地区可乐必妥片剂、可乐必妥注射剂的生产销售权,以及生产该制剂的第一三共制药(北京)有限公司全部股权。

 

  据不完全统计,经过前五批化药集采后,外企中标品种数约为27个,占比仅为3.8%。再加上省际联盟集采政策的稳步推进,集采市场呈现仿制替代原研的市场变革,专利过期原研药呈现出典型的“专利悬崖”现象,基本符合推进集采政策预期,未来国内公立医疗机构市场的集采政策大概率是常态化和制度化。

 

  放弃还是坚守?

 

  面对市场变革,跨国药企如何调整中国区战略呢?是选择全面放弃品牌药市场,还是调整资源配置,与国内仿制药企业在集采市场进行价格PK?先看几种代表性品种的表现:拜耳的拜唐苹由于降幅达90%以上,而销量未能达到同样增幅,导致销售额大幅下降;辉瑞的立普妥和络活喜虽未能中标,但销售额表现尚可。事实上,理性企业会权衡集采利弊之后,做出是否降价中标的战略决策。

 

  集采之前,在信息不对称的市场中,购买者难以根据药品质量支付合适的价格,容易产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理性购买者愿意支付更高价格购买质量和疗效确定的原研药,所以“原研”成为购药者筛选药品的一种信号。

 

  集采之后特别是国家集采中,一方面,仿制药均是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品,质量和疗效得到一定提升;另一方面,以量换价、保证用量,限制了医生处方权,导致国产仿制药替代原研药市场。

 

  转向集采外市场?

 

  根据市场交易法则可知,购买者会购买性价比最高的药品,从而实现购买者效用最大化。伴随着经济繁荣和我国人民购买力的不断提高,追求更高质量和疗效的药品是未来一部分高价值患者(也可以称为品牌忠诚者)的必然购买行为。从欧美国家药品市场结构来看,专利过期原研药虽然会出现“专利悬崖”,但也能占据10%左右的市场份额。这部分购买者就属于品牌忠诚者。

 

  目前,我国集采市场外的渠道包括线下和线上两种渠道,购药者多数为品牌忠诚者和自我药疗(医疗)者,由于消费惯性和药价在高价值购药者日常支出中占比不是很大,因此,他们往往会选择高品质的药品。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中国地级市市辖区零售药店市场规模达2000亿元,处方药销售额占48%,且增幅2.3%。排名前20药企占全国处方药市场的38.3%,其中10家是跨国企业,占24.4%。排名前20的处方药产品中,12个为跨国药企的产品,占10.0%。

 

  可见,对于纳入集采的品种来说,跨国药企理性放弃集采市场,利用患者品牌忠诚优势,可以实现集采市场外的销售,或许会保证至少10%左右的市场份额,由于中国人口基数大,市场规模仍然比较可观。鉴于集采外市场与原有市场消费模式的差异,建议那些被列入集采序列品种的跨国药企,可以考虑建立专门的院外营销团队和营销模式,保证品牌忠诚者和高品质用户的药品供应,实现双赢。

 

  两种战略转型

 

  事实上,这种转型也会有一定的成本和风险。因此,有些跨国药企索性剥离专利过期原研药业务板块,专心做专利药,如辉瑞普强与迈兰组建新的仿制药企业——晖致,专门销售专利过期原研药。

 

  笔者认为,未来跨国药企将呈现两种战略类型:一类是专门做专利药;另一类则会兼顾专利过期原研药的经营。至于选择哪一种方式,取决于企业是否驾驭过期专利药的非集采市场销售模式,且专利过期原研药能否产生较好的市场绩效。


66
热门文章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