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13亿“血拼”!本土巨头与创新药企纷纷“联姻”

医药经济报时间:2021-08-30 13:51:40
【导读】 8月26日,恒瑞医药宣布对大连万春进行1亿元股权投资,并支付总计不超过13亿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大连万春授予恒瑞针对GEF-H1激活剂普那布林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独家商业化权益,这迅速引发了行业关注。  恒瑞医药与大连万春的这笔交易,创下目前国内药企授权交易金额最高纪录,这也是恒瑞医药为数不多的从外部引入新药的案例之一。  不仅仅是恒瑞医药与大连万春,还有石药与康宁杰瑞,珍宝岛与恒诺康

8月26日,恒瑞医药宣布对大连万春进行1亿元股权投资,并支付总计不超过13亿元的首付款和里程碑款,大连万春授予恒瑞针对GEF-H1激活剂普那布林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独家商业化权益,这迅速引发了行业关注。

 

  恒瑞医药与大连万春的这笔交易,创下目前国内药企授权交易金额最高纪录,这也是恒瑞医药为数不多的从外部引入新药的案例之一。

 

  不仅仅是恒瑞医药与大连万春,还有石药与康宁杰瑞,珍宝岛与恒诺康等多家大型药企入局展开合作。本土药企纷纷“联姻”的案例,或许为我国药企的创新医药生态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模式。

 

   “找到好的药”

 

  孙飘扬拉满恒瑞创新力

 

  在经历了创新药医保谈判放量考验,带量采购重挫业绩之后,恒瑞医药站在创新药转型的关键节点,孙飘扬“二次出山”执掌帅印。8月在与投资者的交流环节中,孙飘扬表示,公司遇到的问题是所有中国仿制药转型创新药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都会遇到仿制药断崖式下降,创新药逐步增长,任何事都是螺旋式发展,不是直线发展的;恒瑞的业务模式是找到好的药,然后把它做好,送到患者手里去,让患者获益;尽量完善自己多掌握技术,不排除对于有些新技术也会去收购。

 

  与大连万春展开合作也被外界视作恒瑞医药是在借力本土新兴药企突围创新研发,也是孙飘扬在实践他的做好药的计划。大连万春属于本土创新药企,此次恒瑞医药下“血本”达成此次合作,一定程度在于普那布林的潜力与表现。普那布林是大连万春在研的一款“First-in-Class”免疫抗肿瘤药物,具有较高的临床价值。

 

  普那布林是一个人工合成的新化学实体,能够通过激活免疫防御蛋白鸟嘌呤核苷酸交换因子(GEF-H1),加速树突状细胞(DC细胞)的成熟及促进抗原呈递,直接激活T细胞来杀死肿瘤细胞,起到“免疫系统的点火剂”的作用。此外,普那布林还可以阻止由化疗药物诱导的骨髓中性粒细胞的损伤,达到早期保护作用,以一个不同于G-CSF(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可促进中性粒细胞的增殖和分化)的作用机制预防早期CIN(化疗引起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今年,普那布林的CIN适应症 NDA申请先后获得美、中受理并被授予优先审评资格。8月,普那布林联用多西他赛在非小细胞肺癌2/3线患者(EGFR野生型)的全球Ⅲ期临床研究中达到总生存期的主要终点,并计划于2022年上半年提交该项适应症的NDA申请。

 

  同时,普那布林也是一个高价值的品种。根据《柳叶刀》杂志统计,中国近年来年新发癌症患者数量已达450万人左右,需要预防CIN的患者总体占比超 10%。目前,G-CSF是预防和治疗CIN的标准疗法,尚无与普那布林作用机制相似的药物在临床研究中用于预防CIN。在中国,预计2021年G-CSF市场规模约75亿元,其中长效G-CSF(用于预防CIN)市场规模超50亿元。此外,中国年新发肺癌患者数量超80万人,其中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占比超85%,当前2/3线基因驱动阴性患者可选方案较少且疗效有限,亟待创新疗法。

 

  在2021年半年报中,恒瑞医药全面披露了其最新的产品管线,涵盖已上市创新药后续主要临床研发管线、在研创新药主要临床研发管线、海外创新药主要临床研发管线,“国内外共开展240多个临床项目”等信息,让市场感受到了恒瑞医药新阶段的创新与国际化决心。

 

  恒瑞医药亦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迫切需要集中资源在创新和国际化方面实现快速突破。从目前看,除了加码自身研发外,恒瑞医药亦在与本土新兴药企合作突围创新。

 

  本土企业融合加速

 

  创新资源争夺战打响

 

  恒瑞已经在全面加速和本土药企的合作,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与大连万春合作前,今年2月,其以2000万美元入股了璎黎药业,获得了另外一款抗癌药PI3kδ抑制剂YY-20394在大中华地区的联合开发权益以及排他性独家商业化权益。

 

  与本土涌现出的创新药企合作,并不仅仅是恒瑞医药一家的选择。就在两天前,8月24日,康宁杰瑞与石药集团宣布,双方就康宁杰瑞自主研发的抗HER2双特异性抗体KN026签订了在中国内地的开发及商业化授权协议,总交易金额为10亿元。

 

  2020年5月19日,珍宝岛药业宣布向恒诺康支付由1.5亿元里程碑付款和每年度净销售收入的6%销售提成两部分组成的转让费(含税),获得后者所研发的重磅抗流感药物相关权益。

 

  本土药企纷纷“联姻”行动的背后,一方面暗藏着医药市场的风云涌动;另一方面,也证明了国内药企创新力与综合实力不断提升,已经具备不俗的实力。

 

  国务院新闻办7月27日举行的发布会上,科技部透露,我国基础研究占研发投入比重首次超过6%,科技的原始创新能力大幅提升。2021年上半年,我国批准创新性药物21个,已超过2020年全年审评通过的创新药数量,再次刷新纪录。如今中国医药创新研发实力由第三梯队跃升至第二梯队,且国家政策在药品审批上市、医保准入报销等多个层面给予创新药企支持,一批本土创新药企已经崛起,本土医药创新生态也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

 

  在外界看来,本土大型药企和创新企业合作,是国内创新药“内卷”的大背景下生物科技公司提前兑现产品管线商业价值的代表性案例。相较于创新药企而言,本土大型药企有着更加成熟的药品商业化经验及销售网络,也有更充裕的现金流,通过合作创新药企可以获得现金支持其他创新产品的持续开发,同时借助于大型药企的商业化能力,创新药企的相关品种也能够获得更好的市场销售预期。

 

  而对于本土大型药企而言,创新药企有更加丰富的创新品种,以及更强的早期研发能力及人才储备,与其合作能够更快推进自身向创新药方向的转型。从长远来看,本土大型药企和创新药企强强联手是个双赢的合作。

 

  中国千亿规模的健康医疗市场也同样吸引了全球制药巨头积极携手本土创新企业进行商业化合作。此前基石药业宣布,将与辉瑞就c-rosoncogene 1(ROS1)阳性晚期非小细胞癌(NSCLC)共同开发劳拉替尼(lorlatinib)。此外,还有信达生物制药和礼来制药共同合作研发PD-1抑制剂信迪利单抗。而随着本土大型药企也与创新药企合作争夺创新资源,水涨船高,国内药物创新即将掀起更加激烈的争夺战。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