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药电商发展迅速,以后实体药店将会沦为“配角”吗?

药店智汇时间:2021-01-04 09:22:55
【导读】 2020年12月9日,在“2020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暨米房会年会”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所长林建宁在做题为《2021年中国医药经济形势预测》的演讲时指出:电商将成为医药市场重要的新终端,即“第四终端”。林建宁指出,虽然线下购药依然是主流,但有六成多的消费者会使用网上药店购药,消费习惯已经培育较好。预计明年药店终端的销售增长将达到5.5%,线上终端为41%,销售额将达2246亿

2020年12月9日,在“2020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暨米房会年会”上,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所长林建宁在做题为《2021年中国医药经济形势预测》的演讲时指出:电商将成为医药市场重要的新终端,即“第四终端”。


林建宁指出,虽然线下购药依然是主流,但有六成多的消费者会使用网上药店购药,消费习惯已经培育较好。


预计明年药店终端的销售增长将达到5.5%,线上终端为41%,销售额将达2246亿元,约为实体门店的近一半。


本报记者去年下半年走访上海、安徽、山东、江苏、湖北等省市的调查结果显示,许多接受调研的连锁药店的门店销售均下滑,而线上的销售却出现大幅度上涨。


照此趋势来看,线上终端的销售超过实体药店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疫境”成常态


医药电商获腾飞机遇


从2011年到2020年,医药电商B2C的市场规模从4亿元增长到1593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80.5%。


医药电商的喷发,与新冠疫情有较大关系。从现阶段的情况来看,疫境已成为常态,显然网上购药、无接触送药的方式更让患者放心。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南方医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宗云岗在“2020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上指出“疫情促进医药电商销售规模大增”,“从整体来看,疫情刺激医药电商呈现快速发展的趋势不减”。


据南方所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药品零售线下销售额为4316亿元,比上年增加244亿元,增长率为6%;线上药品销售额比上年增加591亿元,增长率为59% ,线上增量的绝对值约是线下的2.4倍。阿里健康与京东医药平台上的200多家网上药店,2020年前十个月线上药品销售额达到434.7亿元,同比增长53.17%。


“当前,仅阿里与京东两个平台网售处方药的月度金额均超过5亿元,下一阶段随着处方药网售的有条件放开,这个数字还将持续攀升。”林建宁在“2020全国医药经济信息发布会”的演讲中分析认为,“支撑线上终端快速增长的另一个因素是互联网医疗的兴起。截至目前,全国已经有900多家互联网医院,保守估计其市场规模将超过940亿元,其中药占比将近一半。‘十四五’期间,国家将重点扶持互联网医疗的发展,未来网上医院可能成为实体医院的标配。”


截至去年第三季度末,入驻美团卖药平台的药店近10万家。武汉马应龙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建平对记者表示,医药电商在流量上比传统药店具有不可比拟的优势,以京东大药房为例,其销售规模已超过四大民营上市连锁之和。陕西众信医药超市有限公司总经理乔元辉则指出,天猫、京东、美团、饿了么……电商平台的多元化使消费者可以拥抱全渠道,有更好的消费体验。


拓展电商业务


让药店又爱又恨


记者在实地走访一些省份的主流连锁药店时了解到,新冠疫情暴发后,有的连锁的O2O业务涨幅达到40%~50%,而接受采访的药店老总们也一致表示,将会采用各种方式拓展电商业务。


早在几年前,马应龙就布局医药电商,至今销售额位居湖北省第一位、全国前二十强。徐建平认为,无接触送药、互联网医院、电子医保卡等都是推动网上业务发展的主要因素,会培养出比较庞大的购药群。不过,与饿了么、美团的合作并非完美无缺,“美团、饿了么给消费者的印象是及时下单、及时配送,但假如是湖北下单配送到江西,有一个物流配送的过程,像这种情况通常会有部分的拒单。”


国家调查阿里巴巴涉嫌“二选一”的垄断事件,使人们意识到一旦电商成为“巨无霸”可能产生垄断的危害性,这种现象在医药电商也同样存在。有不愿具名的连锁药店老总告诉记者,他们在某知名电商平台开设店铺,把某个品类的销售做到了1000万元,结果该电商平台直接找到生产厂家,以2000万元的销售承诺拿到了该产品的代理权,“所以在别人的平台上开店铺,你永远不可能做大,因为话语权在别人手里。”无奈之下,他们只好采取打游击的策略,分别在不同的电商平台开店铺,同时销售产品。


虽然疫情暴发后连锁药店的O2O业务普遍上涨,但正如乔元辉所指出,O2O的成本很高,并不能为药店带来可观的利润。湖北十堰国康国人医药连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炜把这种现象称之为“虚胖”。徐建平指出,医药电商的品类和药店的品类有很大不同,尤其是临床用药、医疗器械、保健品、计生用品等,药店在经营这些品类上与医药电商相比并不具有优势。


许多连锁药店自建网上商城、推出企业的APP等,就是希望实现自我引流,把发展医药电商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但遗憾的是总体成绩并不理想,可谓投入大收益小,甚至得不偿失。尽管如此,拥抱互联网已成为业内共识,即便困难重重,也要坚持走下去。


重获话语权


加互联网成热潮


对于药店来说,互联网不过是增加了一个赋能工具。医药电商的爆发式增长,与实体门店的增长乏力形成鲜明对比,假以时日,药店是否会沦为医药电商的“配角”?


伴随互联网兴盛而生的是“新零售”的概念,山西仁和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全柱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有些药店把“新零售”看得太高,对于药店来说,不过就是增加了一个赋能工具。广东爱心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羊广则认为,在两三年内医药电商不会对药店造成较大的冲击,相比网上销售,消费者更看重的是线下的体验。


近期记者对全国11个省份11家连锁药店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这11家连锁药店的销售同比2019年均有较大幅度下滑。这种势头令人担忧,实体药店能否通过其他途径或新的模式重新获得快速增长?


自从国家允许并鼓励医院处方外流以来,连锁药店纷纷布局院边店和DTP药房。华润医药商业集团旗下北京德信行医药科技分公司的总经理姚志华告诉记者,华润系药店的销售额有50亿元,其中180家的DTP药房就贡献了40亿元。2020年第三季度,其DTP药房的销售仍然有较快的增长。不过她指出,有些药店对DTP资源的获取有误解,“其实DTP资源的获取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拥有与上游厂家的良好商业合作关系,更重要的是我们有足够的专业人员和能提供专业服务的能力,可以协同厂家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当下,许多连锁药店都在积极尝试各种加互联网的方式。张炜告诉记者,国康国人医药在十堰有200多家门店,每个区选15~20家开展相关互联网业务,和第三方平台、美团、拼多多都有合作,“如果自建平台,短期内很难成形。”


碍于成本较高,在加互联网的道路上大部分药店都不会走得太快。大连锁的工作重心仍是以做大规模为主,中小连锁则考虑如何联大靠强。对此,乔元辉认为:“以前我们的目标是做大做强,现在改为做强做大。要立足于社区化的定位,拥抱全渠道,承接处方外流,进行品牌化和专业化的深耕,地方的连锁品牌也可以迎来‘区域强者时代’。”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