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上千个药品,退出线上交易

赛柏蓝时间:2020-11-16 08:54:38
【导读】 上千个药品,退出线上交易11月12日,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发布《关于公布长期无交易产品退出在线交易的通知》。据梳理,退出在线交易的产品共1350个,涉及阿莫西林胶囊、阿奇霉素胶囊、阿司匹林片、安乃近片、八珍益母丸、板蓝根颗粒、布洛芬片、丹参注射液、法莫替丁片等常见药品。据梳理,这是今年以来浙江省第二次暂停长期无交易产品的在线交易。10月20日,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发布《关于暂停长期无交易产品信息的公示

上千个药品,退出线上交易


11月12日,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发布《关于公布长期无交易产品退出在线交易的通知》。


据梳理,退出在线交易的产品共1350个,涉及阿莫西林胶囊、阿奇霉素胶囊、阿司匹林片、安乃近片、八珍益母丸、板蓝根颗粒、布洛芬片、丹参注射液、法莫替丁片等常见药品。


微信图片_20201113100346.png


据梳理,这是今年以来浙江省第二次暂停长期无交易产品的在线交易。

 

10月20日,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发布《关于暂停长期无交易产品信息的公示》,这是浙江省在《浙江省提升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功能推进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全覆盖改革方案》正式实行后,首次公示因长期无交易被暂停挂网的药品。据蓝梳理,总共约1353个药品被暂停交易。

 

也就是说,自9月1日以来,2000多个长期无交易的产品将退出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

 

就挂网后的药品长期无交易这一问题,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表示,各省的招采平台只负责产品的挂网,至于采购这一动作则主要由医院去完成,无交易记录只能说明医院不采购,也就是说没有销售行为发生,这可能说明这些产品本身就没有什么市场的销路。

 

其实针对一些常用药,在同一通用名之下,拥有批文的药企数量少则几十家多则数百家,从企业数量上看往往竞争激烈,除了头部几家药企占据主要的市场份额,以及一些地域性较强的企业供应当地市场外,有大量的药企可能仅仅是持有批文,在市场上的销量是极其有限的,或者有些企业虽然持有批文,但是已经不生产产品了。


退出在线交易,损失医保市场


2020年6月29日,浙江医保局发布《关于印发浙江省提升药品集中采购平台功能推进医保药品支付标准全覆盖改革方案的通知》,方案于9月1日正式实行。

 

上述方案要求建立产品退出机制——对因各种原因导致无法供应并1年以上无交易、有其他药品可替代的产品,经企业申请,省药械采购中心评估审核,不影响临床用药的,予以退出。退出后两年内,不接受该产品再次挂网。

 

多省招采平台均规定,公立医院等用药机构需要在本省招采平台上采购临床所需的药品,药企的产品不能在省招采平台挂网,基本意味着失去了浙江省的政策内市场。

 

有评论指出,浙江省的这一药品集采平台改革方案,与此前推行了10多年的药品集采制度不同的是,完善了平台的药品准入和退出机制。

 

有业内人士对表示,简单来说,就是之后,药品招采平台上的产品将面临更频繁的动态调整,无论是产品的挂网资质还是产品的线上价格。与此同时,符合挂网条件的产品将不断被纳入在线交易的范围,而不符合挂网条件的药品也将进入被清退的通道。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浙江省的集采改革方案还提出,推进平台服务扩容,鼓励定点民营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自愿进入平台采购,也就是说随着集采平台采购主体的扩大,被暂停交易的药品将相应损失更大的市场份额。

 

招采平台药品面临系列压力


除清退无交易记录的品种外,方案规定,对平台内在线交易产品,将建立市场化退出机制——通过开展带量采购、实行小单元同品规竞价、制定同通用名单一医保支付标准等多种方式予以退出。

 

近日,小单元竞价的暂停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公示。

 

11月5日,浙江医保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浙江省药械采购平台在线交易药品小单元竞价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意见建议的通知。

 

征求意见稿规定,省药械采购平台在线交易产品中,同品规、同剂型、同给药途径或同适应症下供货企业较多或者价格差异较大的产品将被视为小单元竞价产品。

 

不难看出,随着药品小单元竞价办法的实施,供货企业多、价格差异大的产品将面临降价甚至撤网的压力。

 

征求意见稿规定,将根据平台在线交易情况确定竞价品种,视情采取周期内竞价或开放式竞价的方式进行——周期内竞价一般每年开展一次,开放式竞价根据需要适时开展。

 

总的来说,竞价的基本规则都是将每个产品的价格进行排序,价格高者退出招采平台,与其他品种价格差异过大的产品还将面临暂停交易的可能。

 

上述人士对分析指出,所谓小单元竞价,目前来看是一种平台内部比价行为,和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不一样的是,虽然企业都面临降价的压力,但是招采平台却没有量的承诺,更像是要求高价药降价以保留挂网资质。总的来说,无论是国家组织药品集采还是小单元竞价,由于国内医药市场处于公立医院等渠道占主导的买方市场,药企面临的压力是比较大的。

 

最后,方案还规定,省药械采购中心定期公示自行采购产品情况,重点监测单价高、采购金额大以及医疗机构采购较多的产品。

 

根据方案规定,为了建立市场化的退出机制,后续浙江还会制定同通用名单一医保支付标准,以从医保支付端加大药品的价格压力,倒逼企业降价。

 

上述人士对表示,浙江的招采平台改革,从存量药品的挂网资质,线上药品的挂网价格,医保药品的支付标准等维度出手,均旨在推动招采平台挂网药品和药品价格的动态调整。作为医药大省,浙江省的探索值得关注。

 

微信图片_20201113100324.jpg


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