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有药典标准 中药会怎样?

蒲公英时间:2019-05-08 21:17:29
【导读】 对于当前《中国药典》之中相关中药材、中药饮片方面的成分含量、浸出物等硬性标准规定,近年来在中医药领域一直饱受业界诟病。这方面其中尤以中医界诸多精英人士出现的反对意见较多,主要反馈热点表现在:中药材农作物属性中药材本身多源于农作物,与很多工业类商品有所不同,属于土地自然所出,在生长过程中受不同气候、环境、海拔、天气旱涝灾害等因素影响之下,其内外在品质、个体方面本身就具有很大“不均一性”特点!不能搞一

对于当前《中国药典》之中相关中药材、中药饮片方面的成分含量、浸出物等硬性标准规定,近年来在中医药领域一直饱受业界诟病。

这方面其中尤以中医界诸多精英人士出现的反对意见较多,主要反馈热点表现在:

中药材农作物属性

中药材本身多源于农作物,与很多工业类商品有所不同,属于土地自然所出,在生长过程中受不同气候、环境、海拔、天气旱涝灾害等因素影响之下,其内外在品质、个体方面本身就具有很大“不均一性”特点!

不能搞一刀切

而当前药典却用硬性标准规定,无论哪种药材,它的每个批次产品“成分含量”必须达到一定高度作以约束,完全是搞“一刀切”行为,属于不符合实际情况的“中药西化”套路。

一、二个成分参数,不能完全代表药材质量

另外,在疗疾治病方面,中药的功效要点是靠复方配伍,以及相互协同的君臣佐使作用和它的升降沉浮之力使然。而并非药典标准硬性规定的某个单一化学成分所能一力完成的。

也就是说:无论哪种中药材或中药饮片,它们的某些化学成分少则十几个,多则数十个不止,如果仅仅依据其中一、二个“参数”,来作为其产品是否合格的定论,完全是以偏概全的武断行为,是很难令行业人士信服的!……

类如以上相应呼声、反馈意见,实践大于学问,不能说没有一定道理。其实由于药典标准规定的过于“苛刻、死板”,致使在中医药领域销售、用药方面,近年已经出现了很多尴尬、矛盾点。

青翘与老翘成分含量之争

像连翘药材的青翘与老翘成分含量之争,就是一个比较突出且具有代表性的范例:

从依据现代科技检测的相应结果来看:连翘的老、嫩之分并没有多大变化,其连翘苷、连翘脂苷A方面的多种化学成分物质基础基本相同,只是强弱方面的区别而已。

但根据中医历史实践经验层面分析:青翘质嫩色青,具有生发之气,清热解毒之力较强;而成熟的老翘质轻透散,长于透热达表、疏散风热。当前在此方面对于一些老中医而言,根据病情不同需要对症下药时,青翘、老翘是要区别使用的。也虽然当前《中国药典》均将青翘、老翘收录在内,并在浸出物上做了高低划分,但是对其中两者的连翘苷、连翘脂苷A成分含量规定要求指标却是一样的。

青翘的相应成分含量十足,于药典标准要求可以满足,而老翘的连翘苷、连翘脂苷A成分含量偏低往往很难达到药典标准规定。如此于企业以及监管层面而言,一旦使用成为劣药被罚的几率很大!……

如此现实状况之矛盾,也就难怪诸多中药材行业同仁、尤其是中医界人士对于药典标准规定出现一些质疑,诟病之语了。

如果没有药典,中药又会怎样呢?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世上没有药典,或药典自身放弃或降低相关标准门槛,中药又会怎样呢?

这样的话,或许它确实符合了我们业界某些方面的观点和要求,只是,大家有没有仔细想想,于中药材质量方面而言,如此必将会给行业带来更大的矛盾、危害之处甚至是许多得不偿失的后果!

从当前行业监管层面“飞行检查”曝光的历次结果来看,中药材尤其是中药饮片方面的质量状况并不乐观,甚至是是令人非常担忧的!

受经济利益驱使作用,目前在许多中药材产区源头,相当多的道地药材已经不再道地,远远背离了中药本身是为了治病救人的方针、原则!

——南辕北辙、东栽西移、不分地域的胡乱扩种。

很多原本需要4年起挖的药材,在农药、化肥、植物生长调节剂的“培养催生”之下,甚至不足三年便被刨出推向市场。

这些“有其形而无其效”的商品,如果我们行业标准、规范方面缺乏一定的约束范畴,最终滥竽充数的后果就是在其功效作用上大打折扣,如此在终端应用方面,既耽搁了疾患的病情,且坏了中医药的名头!而由此造成的“医好、方对、药无效”的冷笑话,也不再是某些假药的“专利权”,这许许多多因追求经济利益而“早产、早熟”的药材,对于疾病患者身体健康而言,其实已经是相当于假药无疑!

——而阻击这些因各种原因产生的“另类假药”之重任,在当前行业尤其是监管层面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靠药典标准规定的一些硬性指标为准绳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毕竟,对于“区分”某些假冒伪劣、掺杂使假、染色增重等恶劣现象,利用现代的科技力量是最能保证品质优良的手段,任何在这方面妄图以搞假冒伪劣、掺杂使假、染色增重的不法行为,或基原性状不符的像形伪品、硫磺超标的残次劣药,最终都将会在精密仪器的显微镜下无所遁形!

尤其是那些生长年限不够,靠着农药、化肥激素、植物生长调节剂“催长催熟”的中药品种,以及某些非道地产品或提前采挖“抢青”产新的药材,它的突出特点就是相应成分含量、浸出物极其弱化,是不够的!——而深度剖析、区分这些中药材及其饮片品质优劣方面的科学理化检测手段,又具备着传统认知经验所缺失的独有优势,有着不可替代的绝对性。

其实,除成分含量、浸出物之外,对于中药材以及中药饮片方面,《中国药典》还有一些较难合格的标准规定,比如像农残、灰分、重金属、黄曲霉毒素等方面,未来有些药材还要继续增加相应的微生物检测……以上这些林林总总的标准杠杠,最终都将成为中药材以及中药饮片多不合格的“障碍”,亦由此致使太多的业界人士心生感慨:明明遍地是药,偏偏无药可用的无奈之语。

有人说:中药历史千年,过去也没有检测某些化学成分是否合格,医家还不是一样用它服务于大众健康?

现在中药增加了许多“西化”的检测标准,反而受其掣肘,繁衍出许多“这不合格,那不合格”的烦恼!

确实,行业过去在中药质量上,没有这么多“人为设置”的条条框框,受到的束缚、限制很少,人们在中药材买卖、生产、销售方面条件皆比较宽松、自由。

但是,我们也应看到:

过去的时代天是蓝的,地是绿的!河水清清、芳草萋萋,空中不见雾霾,环境山清水秀,食品没有添加剂,药材本身多野生、少家种、以道地为准成为行业守则,不存在什么“南药北栽、胡乱扩种,没有农残、激素、植物生长调节剂的高度依赖使用,行业更很少发生掺杂使假的恶劣现象、行为!古人在采药、收割方面,更谈不上有谁会为了经济利益,漠视中药质量,发生提前采挖上市的“抢青”行为……

朝深里去说,也就是从科学的层面来讲:过去世人没有对中药使用相关成分含量、灰分、农残、重金属、黄曲霉毒素等化学成分的检测,是因为旧时代社会是落后的,不具备这个条件!而现在增加了这些检项,则证明了社会以及行业的进步与发展。这样做的结果,有利于人们在用药方面,不仅要利用中药的有效物质把病治好,而且在治好病的同时,还要把许多不利于身体健康的有害物质排除在外!

诚然,从当前行业表面现象来看,也确实药典标准的许多硬性规定真的已经快到了让人“无所适从”的地步,但是,如果就行业的发展来看,它却是正确的,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与趋势,如果药典不去给药材增加这些农残、重金属、黄曲霉毒素等等有害物质限定指数,疾病患者在用药方面,其产生的隐患就会是“为了治好一个小病,却吃出一个大病”的结果。

俗话说:世间万事万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而有了规矩,真能做到面面俱到、达到人人满意、诸事周全完美、恰如其分的结果也确实不多见!这方面包括药典亦是如此!

总之,行业未来在此许多方面,怎样才能达到上下共识一致,并切合当前实际情况弥补相应方面的不足之处,看来不仅需要药典自身放下身段于上下而求索,以图不断突破、完善、健全自我,更需要业界广大同仁群策群力共同努力钻研、反馈、积极建言陈情以图“下情上达”,并使行业在某些相关问题方面得以逐步改善“修成正果”才行!

但是,无论什么事情,最终所有皆大欢喜的局面,欲速则不达,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段来作为它的过渡期才能完成。



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