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特效药离我们还有多远?

新康界时间:2020-02-10 20:13:17
【导读】 由于疫情进入爆发期,加之检测手段更加及时完善,目前全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较多。截至2月7日,全国新增病例3399例,累计确诊34546例。预判的疫情拐点也由2月8日一度推迟到2月21日、再到WHO称“现阶段尚不能预测中国国内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也无法预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是否会在中国以外大规模爆发或演变成全球性流行病,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仍有大量关键信息未能为世界科学界所掌握”。更有2月5日武汉报

由于疫情进入爆发期,加之检测手段更加及时完善,目前全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较多。截至2月7日,全国新增病例3399例,累计确诊34546例。

预判的疫情拐点也由2月8日一度推迟到2月21日、再到WHO称“现阶段尚不能预测中国国内疫情的‘拐点’何时到来,也无法预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是否会在中国以外大规模爆发或演变成全球性流行病,因为新型冠状病毒仍有大量关键信息未能为世界科学界所掌握”。

更有2月5日武汉报道出刚出生30小时的新生儿确诊新冠肺炎,亮起了母婴垂直感染传播的红灯。

从前几天“粪便中检测到新冠病毒”,到广州发现的“门把手检测到冠状病毒”,再到如今母婴垂直传播的可能,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不断增多,让全国原本紧张的气氛更多添一份恐慌。

新冠肺炎特效药,国内外都在努力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到燃眉之急,有效药物究竟什么时候能出来?这不仅仅是一场关乎中国人民的“战疫”,更是一场关乎全人类的“战疫”。为共克时艰,国内外研究团队正加紧试验各种不同的临床治疗药物与方案。

幸运的是,过去几天时间里,从公开渠道流出了多则药物有效的好消息,给民众、患者带来很大的希望。这本应是举国热泪盈眶的好消息,不过,其中也有一些药物有效声明引来一些负面舆论,受到了不小的争议。

图表 1 公开渠道报道的有效药物概览

资料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数个药物已处临床试验加速审批

对公开消息梳理下来发现,好消息不断,但质疑声也不断。如何辨别药物有效结论的真实性有几分?

实际上,任何药物在大规模临床应用前,都必须经过临床试验。那么,目前被国家承认可能有效的药物多半正加班加点处于临床试验中。通过查询发现,当前处于临床研究阶段的2019-nCoV感染药物有7种。

图表 2 在研2019-nCoV感染药物

资料来源: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可以看出,原本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药物、抗艾滋病药物以及抗SARS药物都被用来探索对2019-nCoV的有效性。其中有一些用药方案是已经在临床个别案例中应用成功的,比如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用药方案,以及瑞德西韦。

2020年1月23日,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他在隔离期间服用了艾滋病治疗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后,只用了一天体温就好转,他从个人层面上确认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片的疗效。

1月31日,美国用瑞德西韦治愈了首例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消息传开,于是,市场对瑞德西韦有效治疗新冠肺炎寄予厚望。2月5日晚间,瑞德西韦传来最新临床进展:已入组761例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患者,于2月6日进行首次给药。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实际上,除了这几款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的药物外,我国医学界多个研究团队正在进行更多的努力,例如武汉病毒所等近期发现磷酸氯喹体外实验有效、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等机构联合对上千种化合物进行筛选后发现了5种化合物可能有效……后续可能会有更多药物进入临床试验。

新冠肺炎特效药物离我们还有多远?

在快速爆发的疫情面前,时间就是生命。那么,新冠肺炎特效药物究竟离我们还有多远?

从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五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来看,自第四版才开始根据临床实践出台了一些探索性的药物治疗指导方案。截至2月7日,诊疗方案更新到了第五版,对两版的药物应用指导对比如下。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都是探索性的临床用药指导,国家卫健委在第五版方案中明确了“目前没有确认有效的抗病毒治疗方法”。

图表 3 国家卫健委历版诊疗方案药物应用指导

资料来源: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另一边,在研药物都在努力。一般来说,药物的临床阶段试验周期长,至少需要2-3年。从上述几款药物的临床研究进展来看,阿比朵尔已处临床Ⅲ期,有望在相对较短时间内获得审批。不过,国家药监局新药评审委员刘玉玲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在抗击疫情的非常时期,若国家药监局特事特办加速审批,瑞德西韦也许最快一两个月就有望获得进口批文。相应的,其他在临床个案中应用有效的用药方案也可能会得到加速审批。

但临床试验时间短就存在观察时间不足,不良反应甚至后遗症的风险较大。危难当头如何取舍?钟南山院士近日曾表示,临床试验可以加快绿色通道,但必须走程序,“很多实验室找到一个苗头,就希望马上完全进入临床,这个要小心,伦理审查一定要通过。临床医生还是要按临床的规矩来做。”

遥想当年,SARS到最后也没等来特效药,最后因为气候转热病毒消失(病毒怕紫外线和热)。目前2019-nCoV也尚无确切的特效药。虽然网传了很多“特效药”,但都为个别案例或者体外试验,个例的药品有效与否不是科学结论,一定要进行临床实验。

因此,在期待特效药尽早通过临床试验审批的同时,更重要的是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全力做好个人防护,预防依然是第一位的。希望我国人民早日走出疫情的阴霾,加油!


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