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非中选药品博弈 原研翻盘?国产“丢卒保车”

药智网时间:2019-04-02 21:40:49
【导读】 去年11月,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正式启动,以全国4个直辖市和包括西安、厦门、沈阳在内的7个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作为集中采购主体,组成了“4+7”采购联盟,利用11个城市的团购效应和医药企业进行谈判议价,从而降低药品价格。最终,经过谈判,25个药品成为“4+7”集采的中选品种,其价格平均降幅在52%,最高降幅达96%。谈判完成之后,(谈判)双方要兑现彼此的“承诺”,一方让价,一方给量。国家医

去年11月,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正式启动,以全国4个直辖市和包括西安、厦门、沈阳在内的7个城市的公立医疗机构作为集中采购主体,组成了“4+7”采购联盟,利用11个城市的团购效应和医药企业进行谈判议价,从而降低药品价格。

最终,经过谈判,25个药品成为“4+7”集采的中选品种,其价格平均降幅在52%,最高降幅达96%。

谈判完成之后,(谈判)双方要兑现彼此的“承诺”,一方让价,一方给量。国家医疗保障局在今年3月发布了《国家医疗保障局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随后全国11个试点地区相继跟进采购工作。

11城全面实施4+7集采工作

截止今日(4月1日),包括广州市在内的11城,均已正式实施4+7集采工作,并明确了国家组织集中采购药品的医保支付标准。

在谈判及医保支付标准双重“杠杆”下,非中选品种,包括原研和国产(过评仿制药、未过评仿制药)也迎来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降价”、“再降价”、“不降出局”。不过好的是,据目前各地发布的4+7实施政策来看,并没有完全“拒绝”非中选品种。但由于4+7剩余的市场有限,所以虽然试点以外的地区尚未进行价格联动,原研和国产非中选品种还是通过主动“降价”,抢占11城以外的市场。

原研在11城以内(外)尚有市场空间

上海、广州、辽宁(沈阳、大连)等11城均表示可“接纳”未中选产品,但其采购量不得超过中选品种,要与联采办(或上海市)形成的梯度降价结果保持价格联动,北京、重庆、深圳还要求与全国最低价比较。这样一来,原研企业及其它仿制药企业在11城以内还有市场,前提是要让价,所占优势不如中选品种。

但银河证券认为原研在11城之外的市场,因医保支付标准影响,原研的个人自付金额不一定比国产的高,其还是有“胜算的几率”。

3月5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医保配套措施的意见》,明确规定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为支付标准,并在2年内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在中选价格和中选价格2倍以内(含2倍)的,原则上以中选价格为支付标准;低于中选价格的,以实际价格为支付标准。

按照上述政策,医保支付标准不同,原研的个人自付金额可能少于国产过评产品。以3g*10规格的蒙脱石散为例,由于价格比的不同,Ipsen享受下调30%作为医保支付标准,扬子江和山东宏济堂以中选价作为医保支付标准。经银河证券计算,Ipsen的个人自付金额为0.29元/袋,低于扬子江的0.50元/袋,高于宏济堂的0.07元/袋。因此,银河证券认为,从自付金额角度看4+7之外的剩余市场:原研不一定输给国产。

目前仅上海、北京、广州规定对非中选品种的个人支付比例。即上海和北京的补充文件已做出明确规定,上海要求提高自付比例10%(基药和医保甲类)或20%,北京则统一上调10%;广州要求2018年底的价格>中选价2倍,按其价格的70%作为支付标准;<2倍的,以中选价作为支付标准;实际采购价格>中选价,超过部分由患者承担;<中选价,以实际价格作为支付标准。后期随着4+7集采的有序开展,其它试点地区或将对非中选品种的个人支付比例明确相应的规定。

未中选企业“丢卒保车”

近日,诸如“未中选产品降价不到位,被撤销挂网资格”的消息时有曝出。如辽宁、陕西、深圳等地。

据不完全统计,在辽宁省,未申报降价或降幅未达预期而被取消挂网的包括:国药致君、珠海联邦、成都倍特的头孢呋辛酯片,恒瑞医药、海正辉瑞的厄贝沙坦片,华润赛科的苯磺酸氨氯地平片,海正药业的瑞舒伐他汀钙片,东瑞制药的恩替卡韦分散片。

上述企业在辽宁省销售占比低,而在全国拥有一定的市占率。据PDB显示,东瑞制药的恩替卡韦2018年全国市占率为4.49%,但其2018年辽宁省销售占比为0。

因此,有业内人士猜测,上述提及被撤销挂网资格的药企,是自愿放弃该试点地区的市场或以维护其全国价格体系。

此前,医药云端工作室曾整理11试点地区采购总量占比情况(如下图所示),上海、北京分别为32.1%、24%,两城市采购量合计过半。而西安所报采购量仅占11个城市总采购量的0.3%,数量处于最后一位。

众所周知,4+7集采的原则是以价换量,量价挂钩,参与集采的药企也为中标尽量降低价格,总盘子可以体现量价挂钩,但如重庆、沈阳、大连、厦门、深圳等地采购量占比不超过5%的城市,对中选或非中选药企来说,均是个重要的抉择。

未中选企业在市场有限,降价又必须要比中选品种低,再加之诸多省份要求企业的挂网价要参考全国最低价的情况下,选择放弃部分4+7市场或维护其全国价格体系,也是情理之中。

信息来源:药智网、药智精英俱乐部、赛柏蓝、E药经理人、医药云端工作室等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