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开工第一周:大药商统一给畅销产品涨价 艾尔建幅度最大

新浪医药新闻时间:2019-01-07 16:45:23
【导读】 ——“每年1月提高药物价格已经成为制药公司的常态。”2018年夏天,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因药价上涨公开与辉瑞发生冲突,之后一些主要大型制药企业暂停或推迟了这一年中期计划实施的价格上涨。但辉瑞首席执行官IanRead表示,药品涨价危机并没有过去,行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恢复正常”。果不其然,辉瑞2018年11月宣布,将从今年1月15日开始提高41种药物的价格,约占总体投资组合的10%,多数价格上涨5%。辉

——“每年1月提高药物价格已经成为制药公司的常态。”

2018年夏天,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因药价上涨公开与辉瑞发生冲突,之后一些主要大型制药企业暂停或推迟了这一年中期计划实施的价格上涨。但辉瑞首席执行官Ian Read表示,药品涨价危机并没有过去,行业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恢复正常”。

果不其然,辉瑞2018年11月宣布,将从今年1月15日开始提高41种药物的价格,约占总体投资组合的10%,多数价格上涨5%。辉瑞的举动鼓励了许多业内同行,不久之后默沙东公司也证实,其提高了5种药物的批发收购成本,包括其最畅销的癌症免疫疗法Keytruda(pembrolizumab)和疫苗Gardasil(重组HPV 9价疫苗)。

最近价格上涨的药品及药商



消息来源:公司、分析师报告、Evercore ISI的预测

伴随着2019年都的钟声敲响,百时美施贵宝、百健(Biogen)、艾尔建、礼来、拜耳、诺华、阿斯利康、安进也开始纷纷效仿。今年1月,已有将近30家制药商采取措施提高了药品价格,结束了此前在政治压力下医药行业自行暂缓的药品价格上涨。

其中,艾尔建最为积极,在美国上调了包括肠道疾病药物Linzess、避孕药Lo Loestrin Fe在内51种药品的定价,其中27种药物价格上涨为9.5%,24种上涨4.9%,产品组合中所有药物的平均价格涨幅约为3.8%。

艾尔建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公司并不期望从价格上涨中获得任何净收益,因为支付给药品福利管理(PBM)、保险公司和政府计划的更高回扣和折扣完全抵消了预期的定价增长。”即使许多制药商提高了药价,其税后净价格(net price)依然增长缓慢或下降。

百健将重磅多发性硬化症药物Tecfidera的价格提高了6%。“我们将与PBM和付款人密切合作,尽量减少自付费用对患者的影响,”百健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在百健的多发性硬化症投资组合中,同比净价格增长少于2%,低于通货膨胀率。”

百时美施贵宝抗凝药物Eliquis、抗炎药物Orencia和白血病治疗药物Sprycel的价格都提高了6%。诺华则在一份文件中指出在1月提高超过30种不同药物的价格,增幅介于4.5%-9.9%之间,这些药物用于100多种适应症,预计将在诺华2019年销售收入中占200亿美元以上,其中包括多发性硬化症药物Gilenya、银屑病关节炎治疗Cosentyx、白血病治疗药物Tasigna,以及Diovan(高血压治疗药物缬沙坦商品名),该药物因中国制造的活性成分被检测到潜在致癌物后,引发了广泛的药物召回,其通用版本目前处于短缺状态。

诺华公司发言人Eric Althoff表示,该公司计划在2019年提高其在美国销售药品价格的14%,药价平均增幅4.7%,但各方面的折扣也增长得更快。因此,诺华预计美国整个投资组合的净价格将下降近5%。在过去三年中,诺华美国业务的净价下降幅度为2%-2.6%。

拜耳于1月向美国加州相关机构提交通知,提高其六种药物的价格,其中一些是避孕产品,价格上涨多数在5%。拜耳表示,“上涨后的药价并不代表大多数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预计定价增加将被保险公司和PBM支付的更高折扣所抵消。”

截至1月1日,新基、安进、阿斯利康和吉利德尚未对其主要药物进行任何增加,GSK没有详细说明其具体的价格上涨。

Elliot Wilbur分析师Raymond James跟踪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1日制药商们对108种不同的品牌药实施了价格上涨,而去年同期为197种。今年的增幅为6%,低于去年的8.1%。James认为,“许多公司采取了观望态度,预计未来几周美国市场的药品价格会有更多增长。”寻求处方药成本降低的公司RX Savings Solution首席执行官Michael Rea也预测,2019年的药价增幅将超过过去几年。

药价上涨还有哪些原因?

此前,美国卫生和公共服务部门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旨在降低药价,并将健康保险公司谈判的更多折扣给到患者。但预计这些措施不会在短期内对消费者有所帮助,也不能直接授权政府卫生机构谈判或管制药品价格。

尽管存在大量批评,但制药公司坚持不断提高价格,这或许显示出大型制药商在较大程度上依赖价格上涨促进收入增长。如Leerink最近一项分析发现,2014-2017年间,45种行业重磅药物的价格上涨约占美国销售增长的60%。

为什么这种情况会持续发生?与经济发展有着一定关系。或许正如百健公司声明所说,除去药企给出的折扣,药价上涨的比率甚至低于通货膨胀率。但同时,也与FDA法律法规有关。

以一种类固醇药物Emflaza(deflazacort)为例,由于比现有的类固醇具有更少的副作用,该药先在欧洲和加拿大获得批准,用于治疗患有Duchenne肌营养不良症儿童,每年的治疗费用为1,000或2,000美元的价格。而在美国上市时定价为89,000美元,价格上涨6,000%。该产品研发企业Marathon Pharmaceuticals表示,实际上保险公司每年给出的费用为54,000美元。

药品要拿到美国市场的准入证,也要经历一系列流程。为了获得FDA批准,Marathon进行了17次临床和临床前试验,包括一项涉及5岁以下的儿童研究,并且必须返回查找药物原始制造商进行的研究数据。研究药物、收集真实世界数据、获得独家经营权等费用都包括在药物价格中了,该公司指出,其实其业务在几年内都无法盈利。目前已上市的畅销药物也都经历过这样的研发和审批过程,并且多数仍在进行新适应症的开发和真实世界数据的收集,例如默沙东Keytruda一直在拓展联合治疗和多适应症开发,在研项目达数百个。

同时,独家产品和专利期也给了药品涨价机会。例如孤儿药法案规定药物有7年垄断时间,原研的畅销药一旦专利到期,仿制药涌入市场就会迅速拉低价格,因此专利期内制药商想涨价似乎无可厚非。虽然FDA近两年已经不断加速批准新药上市,让患者有更多选择,但审批速度仍追赶不上药企涨价的决定。

Forbes网站Matthew Herper也指出,高价药物获批或药物涨价,提供的巨大利润空间也能够激励制药商带来更多药物到美国。但无论如何,药价上涨都对特朗普承诺降低“世界上最昂贵”医药市场(即美国市场)中处方药的成本提出了新挑战。未来美国药品价格会如何变化,还需看特朗普政府与美国FDA、制药商间相互都平衡。

编者注:

本文中的图表已更新,删除了百时美施贵宝Opdivo,其价格在2018年4月有所上涨。

文章参考来源:

1.Drugmakers open new year with price increases on dozens of medicines

2.Defying Trump, drugmakers hike prescription drug prices for 2019

3.Why Did That Drug Price Increase 6,000%? It's The Law


133